扫描关注微信、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行业资讯、商机、行业信息...一起发大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油史解密 » 正文

疑惧、耻辱与独立之路——伊朗人眼中的石油史(上)

2016-03-23浏览次数:1896   来源:石油机械网
  【石油机械网】1890年后,石油作为煤的替代品被发现。最先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打出了第一口商业油井,然后有了高加索的油田发现。
伊朗处于恺加王朝时期时,英国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其核心原因是内燃机的发明。1911年,任海军大臣的丘吉尔就已认识到油比煤作军舰动力更有优越性,比如,更快的速度和更省人力。他决定把英国的海军优势建立在石油之上,所有舰船燃料都以油代煤,这就是1912至1914年的加速发展海军计划。
而在那时,伊朗只知道有金、银,不知道矿产、煤,更不知道什么是油田。其实,早在锁罗亚斯德教时期(公元7世纪之前),古代的伊朗人就已经知道使用石油了。他们用石油来点燃代表光明的圣火,并维持着它长久不灭。后来,在这些拜火教的火庙附近往往都发现了油田。美国石油经济学家哈罗德·F.威廉森曾说过:“早在公元前3000年,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亚述和巴比伦人就在幼发拉底河流域采集到含有天然沥青的油苗,从而开始了后人寻觅和探索石油的历史过程,世界上第一个石油工业起源于美索不达米亚,那里是西方文明的摇篮。”
然而,恺加王朝时期的伊朗是个什么样子?一些恺加时代的欧洲访问者描述,是一个陶醉于“豪华的宫廷礼仪,赞助艺术,培养宗教学者,供养着庞大后宫”的东方君主国,实际上却“软弱、傲慢和自欺欺人”,在数次“俄波(斯)战争”和对周边的几次征战中失败,在科技工业发展上无所成就,热衷于授予欧洲国家一个又一个特许权以谋私利,“迅速滑向衰败、破产和附属国地位”。
1890年后,石油作为煤的替代品被发现。最先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打出了第一口商业油井,然后有了高加索的油田发现。最早来伊朗探索石油的欧洲地质学家,在伊朗西南部发现了石油,发表报告预测,波斯可能蕴藏相当数量的石油。
1901年,恺加国王给予澳大利亚矿业富翁威廉·诺克斯·达西开发全国(除与俄罗斯有争议的北方5省外)天然气、石油资源60年的排他性权利。作为回报,达西给4万英镑现金和股票,外加将来利润的16%。当时,英国海军正在考虑从使用煤改为使用石油作为燃料,就安排伯马赫石油公司支持达西。1908年,公司终于在与伊拉克接壤的马斯吉德莱曼钻出了油。1909年成立了英国-波斯石油公司,在胡泽斯坦省的阿巴丹建立了炼油厂,这是“二战”前世界最大的炼油厂。英波石油公司与英国政府签订了两份合同,英国政府向英波石油公司投入200万英镑资金,持有公司51%的股份;公司从1914年起向英国海军供应4000万桶燃料油,供应20年,以保障政府的战时需要。就这样,英国在伊朗的利益被彻底重估:英国海军与波斯石油完全结合在了一起,英国政府成为英波石油公司的大股东,石油成为英国的战略商品。丘吉尔在下院发表演说时强调,必须保证大英帝国获得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石油储量,“以防发生地区性供应中断”。
阿巴丹这座城市非常漂亮,为英国人所建,引进了英国先进的管理模式。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人在阿巴丹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而伊朗人却很贫困。公司只雇佣数量寥寥的几名伊朗籍技术工程师,管理岗位几乎全是英国人。公司里最底层的苦力,都是伊朗人在做。“二战”时,为了争夺阿巴丹,希特勒还曾与英国交锋,一度打到伊朗的阿拉克,甚至日本人也曾想派军舰来占领阿巴丹。1941年8月,德国入侵苏联两个月后,英俄军队进驻伊朗,保卫阿巴丹的炼油厂以及从波斯湾通向苏联的补给线。德国在苏联和北非推进的时候,巴列维国王礼萨汗表示出对纳粹的同情倾向,很快就被同盟国废黜,逃到了南非。他的儿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被立为国王。
恺加王朝开始与西方帝国主义、西方文化发生接触。伊朗人既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石油,也根本不懂得石油的价值。英国人与伊朗签订的合同许多是带有欺骗性的合同。伊朗与英国签过三份不同的协议,一份是1901年与澳大利亚英籍商人威廉·达西所签的协议,这份协议对伊朗很不利,伊朗从中获利很少,只拿到石油收入的16%。其中唯一友好的条款是,达西的合同中提到,要为伊朗培养自己的工程师与人才。英国人利用了伊朗人的无知和文化水平较低,向签合同的伊朗方代表行贿,而国内的伊朗人都不知道已经签了合同,被蒙在鼓里。第二份合同是1933年的合同,伊朗从这份合同中获利较多。1932年,巴列维国王礼萨汗对英伊石油公司非常不透明的结算方法不满,提出要废除英伊石油公司的特许权。当时伊朗从公司拿到的钱只是1917年时的两倍,而公司的生产却几乎增长了10倍。伊朗将英伊石油公司告上了国际法庭。1933年,伊朗与英国签订新的协议,同意将特许权延长60年,但伊朗可以获得更明确的结算程序,所得利润将与生产量挂钩,而且最低保证收入为100万英镑(黄金结算),缩小了特许权所包括的地区。然而,欺骗仍然存在。对英国人来说,伊朗的石油是不能让伊朗人知道的宝库,他们对石油的储量、分布数据都严加保密。第三份协议是1949年签订的。
“五五分成”与民族主义
伊朗人还是在遥远的委内瑞拉的帮助下认识石油的。在伊朗发现石油的苏格兰人雷诺茨也去了委内瑞拉,获得了当时委内瑞拉独裁者麦戈斯将军的采油许可,麦戈斯去世后,独裁统治也结束了。新的委内瑞拉政府提出重新分配地租的要求,租赁者与土地所有者的关系、石油公司与产油国的关系,从这里开始变革。美国政府也愿意推进这一进程。美国助理国务卿萨姆纳·韦尔斯向委内瑞拉政府推荐了一批独立咨询人员和地质学家,从而提高了委内瑞拉政府与石油公司进行谈判的能力。美国还向英国政府施压,要求壳牌集团配合行动。美国与委内瑞拉达成的协议遵循“五五分成”原则,也就是确保产油国政府的净收入等于石油公司的净利润。这是有划时代意义的协议。
委内瑞拉新交易的消息很快从加拉加斯传到了中东。委内瑞拉的大使,他同时也是一位能源专家,来到伊朗,传播“五五分成”的概念。委内瑞拉代表团还到了伊拉克的巴士拉,从而也越过国境影响了沙特。有观点认为,委内瑞拉这样做,主要是想提高中东的产油成本,避免低成本的中东石油对委内瑞拉构成威胁。但无论如何,伊朗人这才知道上了英国人的当。当时英国有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但一点也不给伊朗,并且与政府勾结起来压榨工人。伊朗人非常恨英国人。1945至1950年,英伊石油公司账面利润2.5亿英镑,而上缴给伊朗的只有9000万英镑。英国政府所得到的税收和公司股份红利,比伊朗多得多。当时,伊朗人都认为英国人是邪恶的,他们控制和操纵着整个国家。各式各样的伊朗政客,不管他属于哪一派别,都被政治敌人指控为英国的代理人。干旱、歉收和蝗灾,也被认为是出于英国人之手。憎恨逐渐集中于英伊石油公司,后来,法国、美国等国又派来专家,教授了摩萨台首相石油方面的知识,这才有了后来的伊朗石油国有化运动。
直至伊朗石油国有化之前,伊朗石油在英国经济中的地位一直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伊朗的石油财富,英镑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就无以为继。英伊石油公司一直在伊朗获得超额利润,从1942年起,英伊石油公司向英国政府所纳的税甚至都比伊朗获得的使用费还多,真是奇耻大辱。1942年,公司净利润为780万英镑,英国政府获得的税收为660万英镑,而伊朗只获得400万英镑。这种差距变得越来越大。到了“二战”后的1946年,公司净利润960万英镑,向英国政府纳税1500多万英镑,只给了伊朗700万英镑;石油国有化前夕的1950年,公司净利润达到3300万英镑,向英国政府纳税3600万英镑,伊朗只获得1600万英镑。1600万英镑,这是非常少的。英伊石油公司自建立起,此时已为英国政府创造了4亿多英镑的收入,而伊朗获得石油收入一共只有1.1亿英镑。英伊石油公司以很低的优惠价将石油卖给英国海军和美国石油公司,实际上是以牺牲伊朗的财政为代价的。更为耻辱的是,伊朗政府甚至一直不确知英伊石油公司每年的收入有多少。伊朗驻英国的代表从未为国家利益着想,他们每月从英国领取1000英镑的好处费,向伊朗政府隐瞒了英伊石油公司的真实收入。不仅如此,石油管道的铺设权也完全握在英国人手中,连美国都无法插足伊朗的石油业务。石油收入当时大约贡献伊朗财政收入的35%,但这些英镑不是用于伊朗国内经济的发展,而是用于购买英国和欧美国家的军火。那时,英国卖给伊朗的飞机,都是“一战”时废旧工厂所造的过时飞机,还有瑞典的防空炮、美国的武器和英国的鸦片。这样,就像今天的石油美元一样,伊朗所获得的英镑不仅又回流到英国手中,而且也支持了英镑的国际流动。
“二战”结束时,英国财政濒临破产,从英伊石油公司获得财政收入显得更为重要。当时英伊石油公司已经是在全球都有业务的国际石油公司了。“二战”期间,美国承认伊朗属于英国的势力范围,英国也曾明确表示,英伊石油公司在伊朗的石油地位是该公司皇冠上的明珠,将不惜任何代价来保住它。但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大英帝国已走向衰落,它不得不从美国那里借了30亿美元来维持财政。这个时候,出于“冷战”的考虑,美国担心伊朗落入苏联人之手,也开始关注伊朗。当巴列维国王提出改变与英伊公司的财务关系时,美国也向英国政府施压,要求英伊公司增加向伊朗缴纳的费用。
英国与美国展开较量。1949年,英伊公司在美国压力下与伊朗谈判,补充了修改过的1933年协议,增加了一些使用费,并付给伊朗一笔额外补偿费。但是,伊朗这时的民族主义情绪已经高涨起来,协议没有在伊朗议会的石油委员会通过。石油委员会要求对公司实行国有化,当时,许多亲英的政客都遭到暗杀。1950年,美国在沙特的阿美公司与沙特政府宣布了“五五平分协议”,消息传到伊朗,首相拉兹马拉很快就撤销了对补充协议的支持。伊朗人再次将他们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英伊石油公司。所有人都认为,伊朗饱受折磨和不幸的根源就是英伊石油公司,所有人都要求石油业国有化,赶走英国人。反对国有化的拉兹马拉首相在德黑兰清真寺外被一位木匠暗杀。穆罕默德·摩萨台被议会选为新首相。
石油国有化
摩萨台首先是一个爱国主义者,是伊朗近代伟大的民族主义者,是一个干净、纯粹的人。他的父亲出身于阿什提亚尼家族,这个家族出了好几位大官和政治人物。他的母亲是恺加王朝时期王室之中一位最富裕、最有势力的亲王的妹妹。摩萨台的妻子则来自于德黑兰最重要的宗教领袖家庭。但他是一个特别亲民的领导人。他的房门从来不关,随便记者、普通平民来拜访。他对有关权利、民主和国家权力的制度安排都很熟悉。
伊朗人眼中的石油史
1951年11月,伊朗首相摩萨台(右)访美期间,华盛顿律师、前美国驻伊朗大使华莱士·摩菲赠给他一个油田小模型。此时,伊朗刚刚将英伊石油公司国有化,美国正从中调解伊朗与英国的石油纠纷。
上世纪50年代初,摩萨台进行石油国有化运动时,伊朗人口只有1700万,没有任何工业,连船都没有。所有石油相关的东西——资金、技术和销售市场,都握在英伊石油公司的手里,如果得罪了英国,伊朗连自己运油都做不到。当时,伊朗只有不到40个自己的工程师,而要国有化,起码需要上千个伊朗石油工程师。从技术上说,到底要不要国有化,还是有争议的。但民众强烈的情感压倒了这种顾虑。
石油国有化能够进行,也是历史的机缘巧合。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和美国驻伊朗大使洛伊·韩德尔松都愿意帮助伊朗进行国有化。当时中国的国民党政权和东欧国家正在溃败,美国要防止苏联共产主义在伊朗的推进。美国向英国施压,不能这样对待伊朗,要防止伊朗倒向共产党。另一个原因是,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苏联与伊朗军队也在边境上发生冲突。美国这时需要严防苏联入侵伊朗,而且伊朗石油这时已经占到中东产量的40%,阿巴丹炼油厂是东半球最主要的航空燃料来源。时任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正好来自工党,同情社会主义,也正在英国国内进行将许多公司国有化的改革,因此也并未反对伊朗的国有化。英伊石油公司享有许多特权,已经远不是一个公司。英国内阁审议了“Y计划”,想进行军事干预,突袭夺取阿巴丹,还曾派了11艘军舰到阿巴斯港,军事行动随时都可以发动。国防大臣伊曼纽尔·欣威尔主张打,他害怕伊朗的国有化会鼓励埃及和其他中东国家,特别是苏伊士运河的国有化。另一些内阁成员不主张打,因为当时印度刚刚独立,英国没法召集印度军团来打仗;而且英国财政也濒临破产,无力应付长期的军事卷入。美国不同意打,他们觉得英国的军事干预,会加速让伊朗投入苏联的怀抱。最终,英国看到伊朗民族情绪高涨,就未动手。在伊朗国有化的过程中,美国给了英国20亿美元的补偿费。这也是美国开始在伊朗逐渐取代英国势力的开始。
1951年10月,英伊石油公司的所有英国雇员乘上英国游艇“毛里求斯号”,到达伊拉克的巴士拉,从此离开了阿巴丹。
然而,当时,摩萨台自认为,英国不敢对伊朗禁运,因为一旦伊朗中断石油生产,世界就没有油了。但他的信息显然是错误的,高估了伊朗石油的份额。实际上,伊朗石油停产后,美国以及科威特、沙特和伊拉克等美国盟友很快就扩大产能填补了伊朗的空缺,并未造成世界石油的短缺。1952年,伊朗的日产量从1950年的66.6万桶跌到2万桶,世界总产量则从1950年的每天1090万桶增加到1952年的1300万桶,增加量超过伊朗1950年产量的3倍。英国的禁运是有效的,中断石油生产给伊朗带来极大的经济损失。无法出售石油,摩萨台政府的财政面临极大压力。国有化之前,石油出口占外汇总收入的2/3,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两年没有石油收入,通货膨胀剧烈。摩萨台前往美国,向杜鲁门和艾奇逊求助,要求美国给1000万美元,但美国没给。当时世界银行愿意提供经济援助,但要派100个专家过来,而当时既懂石油又懂伊朗的专家,基本上都是英国人。摩萨台断然拒绝了世界银行的帮助,他甚至拒绝提及英国人,他对英国人深恶痛绝。事后看来,这也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几个月后,摩萨台政府的财政很快崩溃,加之英美达成密谋推翻他,他黯然下台,最终英国人还是回来了。国有化进行的过程中,伊朗再一次完全被国际社会孤立。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向伊朗买石油。当时只有日本、意大利买了伊朗的石油,但都被英国军舰半路拦下,说伊朗石油是英国的财产,别国无权购买。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和说辞,比如,借口阿富汗的商路未通,不好运输。苏联也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当时,苏联欠伊朗11吨半黄金,在伊朗急需用钱的时候,苏联不还,说这是支付给以前“俄波(斯)战争”的战争开支。
1953年,美国担心摩萨台与苏联走得太近,中情局和英国情报机构MI6联合执行了推翻摩萨台的密谋行动,即“阿贾克斯行动”。摩萨台政府倒台。但石油国有化改变了伊朗人的精神状态,促进了伊朗的民族觉醒。英国媒体报道说,“摩萨台揪着英国人的耳朵把他们扔了出去”。伊朗的石油国有化也影响了纳赛尔将苏伊士运河国有化和伊拉克的石油国有化。
摩萨台被推翻后,如何来恢复伊朗石油生产呢?解决方案是美国牵头做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的特使小胡佛设计的方案是,组建一个国际石油公司财团,按照英国40%、美国40%(5家美国公司各占8%),其他国家20%的股份按比例分配给各国。伊朗成立的国家石油公司以雇主的身份雇用国际石油财团为承包商,并在董事会中有两个名额,按照五五分成的原则分配石油利润。协议规定,国际财团先给伊朗9000万美元,然后再以等值原油的形式给它5.1亿美元,用以恢复它的石油生产和经济。同时,伊朗在10年中给英伊石油公司7000万美元,作为对英伊公司在国有化中损失的资产赔偿。最终,国际财团由英伊公司、阿美石油、海湾石油、法国石油和壳牌等9家西方石油公司组成,英国人又夹在财团中回来了。后来,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逐步控制了石油的生产和海外销售,并对全部石油设施、设备和油井有所有权。1954年,石油恢复生产,第一个装满油离开码头的油轮就是英伊公司的“英国守护者号”。此时,英镑已经开始破产。虽然在英国坚持下,新公司的总部设在英国,并且仍然以英镑作为石油贸易的结算,但美国也由此成为伊朗石油业和伊朗政治的主角。有了大量的石油资本和技术,伊朗的石油产量大增,石油收入从1955年的3400万美元逐年增加到1963年的4.5亿美元。
伊朗阿巴丹炼油厂(摄于1958年)
美元正式替代英镑作为石油贸易的结算货币,是在此20年以后的事。1973年,尼克松总统说服沙特的费萨尔国王,接受美元作为石油贸易结算的唯一货币,并且把所获得的利润用于购买美国国债、投资美国或购买美国产品,即“不可替代协议”。作为回报,尼克松给费萨尔承诺,保护沙特的油田,防范苏联和其他可能觊觎沙特油田的国家,如伊朗和伊拉克,染指沙特。沙特此举带动了所有欧佩克成员在1975年使用美元作为石油结算货币,包括伊朗。
 
注:本站所有信息来自于互联网,均为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生意地立场,如侵犯贵方权益可通过邮件反馈 
邮箱:info@oilmc.com

亲,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您可以分享给您的亲朋好友,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