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微信、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行业资讯、商机、行业信息...一起发大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油史解密 » 正文

三大石油巨头安徽经略史(1881-1949)

2016-03-23浏览次数:1816   来源:金银岛  作者:沈世培
  【石油机械网】洋货通过口岸输入到安徽城乡各地,市场不断扩大。石油在安徽的销售市场,在晚淆和民国时期从口岸城市,扩大到乡间集镇。
 近代西方资本主义通过通商口岸输人工业品和掠夺原料,对中国近代社会经济影响深远。对洋货的输入,应该给以充分的重视,考察其输入的情形,以弄清它的利弊。石油和煤,是近代工业的两大生命。石油俗称“洋油”,是重要的“五洋”商品之一。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输入量越来越大。安徽的石油输入也是口岸贸易的一部分,我们以安徽近代石油输入为例,考察美商美孚、德士古和英商亚细亚“三外商”国际石油垄断组织的垄断经营及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

三大石油巨头安徽经略史(1881-1949)

 

  一、“三外商”石油垄断经营格局的形成和变化

  “三外商”石油垄断经营格局,晚清萌芽,到民国时期形成,抗战时遭到破坏,抗战胜利后得到恢复。

  1、 晚清美俄等国石油的输入

  鸦片战争以后,通商口岸开放,石油就通过口岸输入到中国内地。据可查资料,在1881一1883年,输入的煤油达176513915公升,但是油源缺乏记载。世界石油产品贸易在1882年以前还没有竞争的现象,美商美孚石油公司成立后,与英、俄等国争夺世界市场,十余年间独占世界石油市场。1887年美国煤油输人中国,1889年俄国煤油输入中国,其量只有美油的7/10,1900年英国石油开始输人,美英俄“遂成我国石油市场之三主力”。

  在安徽,五口通商以后,就有石油的输入。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签订后,芜湖被辟为通商口岸,资本主义列强遂以芜湖为据点,大肆倾销洋货和拚命掠夺安徽丰富的农产品和矿产品,更加快了安徽半殖民地化的进程。芜湖位于长江中下游要冲,贾贸四集,水路交通尤称方便。溯江而上可至安庆、九江、汉口;沿江而下直通南京、镇江、上海;南经长河、鲁港河可至宁国、太平、旌德等地,西北面经内河至巢湖通庐州,小轮可以直达。

  早在明清时代,芜湖即为安徽地区重要手工业、商业城市。芜湖辟为通商口岸后,更一跃而为安徽对外贸易的主要城市。外国侵略者在芜湖设海关、辟租界,一些外国“冒险家”、商人纷至沓来。19世纪末20世纪初,他们在芜湖建立27个洋行,具体经营进出口业务。晚清时期,进口芜湖的煤油主要来自美国,其次为俄国。1911年有250万加仑煤油由美国纽约直接输人芜湖。俄国煤油,1889年开始打入芜湖市场,输入量仅次于美国,成为美油的劲敌,“此种煤油较美油稍贱,故能得华人之惠顾,其发光力约等于德夫公司出产钻石牌之煤油”。1889年俄油“占进口全额中五分之二,其价每箱较美油少镪一钱,而其质量同样优美,货物之跌落者甚少”。1890年输入8万加仑,占当年煤油输入量的10%;1899年输入74万加仑,占当年煤油输入量的27%。

  另外,苏门答腊等地也有少量煤油输入芜湖,但所占比例不大。

  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的煤油也开始输入安徽。美国煤油除部分通过上海等口岸输人芜湖外,主要通过芜湖直接进口,1909年,美商美孚石油公司最先进入芜湖设立经营机构,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即“美孚洋行”和“美孚煤油公司”,公司设在太古路圣雅各大教堂东侧。这一时期输入美俄等国石油,美商美孚开始进入安徽建立销售机构,“三外商”石油垄断经营格局开始萌芽。

  2、 民初至抗战以前英美“三外商”垄断格局的形成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石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汽油与血有同样价值”,石油越来越重要。一战中,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崛起,与美商抗衡。俄国石油在一战以前已经占领欧洲东部和中国北部市场,一战以后,由于十月革命和内乱,石油事业遭到破坏,国外市场被英美分割。后来苏俄石油收归国有,调整政策,和英美争夺世界石油市场,到30年代苏俄石油才运到上海倾销,与英美石油战渐趋激烈。上海口岸在民国时已经是中心市场,英美和苏俄以此为中心,进行竞争,在安徽的竞争也很激烈。

  在芜湖,除了美商美孚公司外,1920年,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在芜湖铁山一号、二号设立办事处,隶属南京亚细亚火油公司;1930年,美商德士古洋行在芜湖成立分属机构,该公司在上海设立中国德士古华东区公司,芜湖设办事处。

  “三外商”的经营设施:

  美孚有仓库2幢,面积5900平方米,设有机器制桶问,码头1座,油池4个,容量1100吨,办公室400平方米。抗日战争时期,1个仓库被毁,油池被日军拆走。

  亚细亚有仓库5座,面积3500平方米,油池4个,容量100D吨,抗日战争时期,油池被日军拆走。

  德士古有仓库1幢,面积1476平方米,码头1座。

  1929年,国民党官僚、原安徽省主席、后任驻日大使许世英,利用中苏复交之便,集股创立“中国光华石油公司”,包销苏联联合石油信托公司即“油遍地”公司的红星牌煤油,以“光华”、“美大”为商标,按销量提取一定比例的酬金。光华火油公司派孙馥题赴皖,在芜湖榨油厂地域内创办了“光耀火油公司”,为“光华”的分销公司,由广东籍留学生纪有之来芜任公司经理。

  1934年,在“三外商”的竞争和排挤下,芜湖光耀火油公司随着中国光华火油公司的关闭而告结束。蚌埠濒临淮河南岸,原是凤阳县一个冷落小镇,人口只一两千人。蚌埠在1912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后,兼有水陆交通之便,北贯平津,东通沪宁,西连豫鄂,又1924年9月1日开埠成为口岸,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不仅是皖北的商业中心,而且成为整个津浦铁路南段最重要的货物集散市场,取代临淮关的商业贸易中心地位。在蚌埠,1915年后在蚌埠设立首家由美商经营的亚细亚煤油堆栈。

  1916年,美英商人就先后在蚌埠开设了美孚、德士古和亚细亚三个石油公司,以及美英烟草公司等企业,向皖北、苏北和豫东地区倾销“五洋”(洋油、洋烛、洋火,洋烟、洋布)杂货,同时收购农副产品、转手卖给洋行以供出口。同年美孚在蚌埠东郊建10多个煤油池,在二马路设“两洋”(洋油、洋火)营业处。

  1929年德士古煤油公司在中兴炭厂南侧设立油池,并委托有代理商。经销石油商户,到1936年,有仁裕、泰升、源通、裕记、亚洲、光华、浦蚌等华人代理公司。进人民国以后,英、美、日、德等国的商品充斥市场,几乎无货不洋了。英、美的亚细亚、德士古、美孚煤油也通过代办处、代理商直接向市场倾销。总的来说,英美“三外商”以芜湖、蚌埠为基地垄断了安徽的石油市场,英美垄断格局形成。

  3、 抗战以后“三外商”垄断格局的变化

  抗战以后安徽石油经营格局发生了变化。抗战时期,“三外商”被驱逐,日本人垄断了安徽石油市场。1937年12月,芜湖沦陷,芜湖海关于1938年1月17日南撤,“三外商”在芜湖的石油经营机构撤至上海租界,芜湖储油设施和油料转至日本达木公司经营,日本商人独家控制了芜湖的对外贸易,实行物资统制禁运。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军方没收了“三外商”的油料和设施。蚌埠在沦陷期问,“三外商”石油商号也被日军侵占。

  1945年日军投降后,“三外商”从日本人手中收回公司,恢复经营,重振旧业,华人经销店和小商贩亦应势而起。“三外商”垄断体制恢复,并以美商为主。蚌埠市经营石油的原“三外商”商号相继恢复,市面上的烟酒杂货店一般均代销民用煤油。。合肥县除鸿义发、德孚、福记3家煤油批发商号相继复业外,另有永和、义威等7户煤油商号先后开张。这一时期,台肥市场经销的石油商品多从蚌埠购进。虽然“三外商”垄断经营格局已经恢复,但是随着国民党统治的垮台和新中国的建立,“三外商”对石油的垄断经营也随之结束。

  二、经营方式的变迁

  “三外商”石油经营方式在晚清和民国时期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化。

  1、 晚清时期经营方式

  “三外商”煤油的经营方式为在初期主要是买办制,设立代理商,即外商以华商为其效力推销,如外商在芜湖的代理商,美孚所用买办有魏炳成、叶佑甫、徐汉卿、汪芝生等。又如1899年,美孚公司吸收六合商人周海峰的股份,在全椒开设元浮公司,专营洋油、洋火、洋烟、洋糖、洋烛等“五洋”杂货,以洋油为主,由中国人经营。

  如1906年,英商“亚细亚”公司和美商“美孚”洋行在安庆首先设立“洋油”代理处。代理商在芜湖口岸所及的各城镇有很多经销商号,对其经销点,开始采取觅保提货办法,后来逐步改为向经销点收取一定数量的保证金或以不动产证状作抵押,在一定时间内交款结算。

  如外商人华后,芜湖资本较厚的私商逐渐与外商建立业务联系,转手批零,主要是“五洋”、杂货业兼营零售煤油、腊烛等石油产品。

  又如晚清时期,合肥市场经销、代销煤油的商号有10余家,煤油货源由外商驻芜湖分理机构提供。代销商号需向外商分理机构提供有担保的保证书和寄押财产契约,方可按季或分月提货。这些商号,为了推销煤油,开始推销时以赠送煤油灯具,宣传煤油使用价值,来打开销路,如合肥经销商号为扩大煤油销售范围,常向民众作点灯示范,以消除用户对煤油“易燃易导致火灾”的恐惧心理;另雇用小工,担油沿街叫卖。

  2、 民初至抗战以前经营方式的变化

  “三外商”经营形式,发展到中期,便抛开华商经营的买办制,直接在皖各地分设经销点,实行经理制经营方式,英美商人主要在芜湖、安庆、蚌埠等地经营,其他地方多为代理商经销和当地商号、小贩经销,真正外国人经营的并不多。全省各地经销商号很多,如1921年,在怀宁县石牌镇,美商德士古煤油公司委托盛天长经营煤油;美英煤油公司在桐城等县又设有多处经销点。1931年,安庆“万利”商号承办“美孚”、“德士古”的经营业务,专卖煤油、汽油和机油;张以亭收歇了京广业务,专卖“亚细亚”煤油。在销售方式上,经理制开始采用觅保提货办法,后来改为押金提货办法,美孚以此种经营方式在其销售区域内建立了较为稳固的销售网,一直延续到1937年末。

  三外商以蚌埠、芜湖为基地,在县城和集镇网罗推销商号,从事批零兼营。其零售商多为五洋杂货各业兼营。还有更多的肩挑小贩经营。民国初年,合肥四乡农业、手工业生产有了发展,经销煤油的商号除采用代理、代销方式外,还采用订购、现购、赊购、函购等方式购进煤油。一般多为中国人经营,具有买办性。

  3、 抗战以后经营方式的变化

  抗战时期,“三外商”撤走,日伪当局对煤油实行统配。合肥在日军侵占后,经销煤油的小商号被迫接受日伪洋行的规定,只能经营,不能自行进货,否则将受到惩处。抗战胜利后,“三外商”重返中国市场,由于国家内战,政局动荡,币值不稳,“三外商”在经营方式上仍然为经理制。但是销售方式发生了变化,变过去押金制为现金提货制,销售区域仍无变化。如英美石油再度进入合肥市场,经销煤油者一般都采用自行进货。

  民国年间,合肥由于城市用煤油照明较多,经销煤油的商号售油较多,并带着各种灯具走乡串村销售煤油。批发商以舒城、庐江、六安、含山、无为等县为主要销售区,用代销、赊销方式销售煤油,有的还送货上门。到建国前,滁县一些私营商店兼营国外“美孚”、“亚细亚”煤油,有小商小贩从南京、蚌埠等地挑运到区内各地零星供应民用,由中国人经营。

  三、石油输入量的变化

  石油产品分汽油、煤油、然料油和机器油。晚清和民国对翘,以“三外商”为主的石油输入量,抗战前呈上升的趋势,抗战后波动较大,并以煤油为主。

  1、 晚清时期煤油销售量急剧增加

  中国石油输入,晚清以煤油为多。晚清安徽的近代工业几乎是空白,工业用油较少,进口的石油也主要是灯用的煤油。芜湖开埠后,煤油在晚清芜湖输入的各类洋货中输入增长最快。

  从芜湖开关到1885年进口量一直是上升的,虽然1886年以后有波动,但是总的来说呈上升趋势。如1896年,美国煤油自1895年914770加仑增至1395410加仑,俄国装于铁箱的煤油从1895年的124500加仑增至438070加仑,置于油池的煤油从1895年的133000加仑增至222750加仑,“各种煤油俱呈显著之进步”。

  1899年,煤油进口2735950加仑。其中美国煤油1752600加仑,俄国煤油744800加仑,苏门答腊煤油208550加仑。

  1904年,“煤油较去年增加至关平银十万两以上之巨”。

  1906年煤油和糖进口数量巨大,其中煤油进口4802700加仑,美油进口395950加仑,比1905年增加50%,“进口之量较近十年中任何年为多,此二种销路较佳之处先池烈府、安庆及六安燃。又此二货物中以白糖、火车糖及美国售出尤多,本埠煤油之购买量有稳定之增加”。

三大石油巨头安徽经略史(1881-1949)

 

  1911年,“直接进口洋货之净值为历年来最高之记录,因有以外之巨量美国煤油海轮运来芜也,此外又有若干煤油进口,系由汉口运回者,此煤油原非拟于此卸货,乃因战争及彼处贸易情形紊乱之故也,当秩序转好时有若干煤油复出口运至其地,本埠所存之煤油甚多.恐明年之进口将减少矣”。美国煤油进口净量1910年4346456加仑,1911年为6821655加仑,从纽约直接运至的约有2500000加仑,其余都从各埠转运而来,波罗及苏门答腊煤油减少30万加仑。

  从表可以看出,在开关后,在进口的杂货中,增长最为显著的是煤油:

  1877年进口煤油仅2190加仑(1加仑等于7.5公升);

  1878年增为20040加仑,增长近10倍;

  1879年59190加仑,是1878年的两倍多;

  而到1882年增为Im590加仑,又是1879年的两倍多;

  特别是1884年增加更为显著,有390980加仑,是上年进口的二倍,比1881年多五倍;

  1890年823200加仑,是1880年12倍多;

  1900年2590300加仑,是1890年3倍多;

  1911年8342155加仑,是1900年3倍多。

  当时中国在1886年煤油进口值为225459海关两,到1894年增至8005314海关两。比1886年增长近4倍,数量是比较大的。面由芜湖海关输入的煤油,1886年为593550加仑,到1894年增至1509100加仑,比1886年增长近3倍。

  另外,煤油在洋货进口的比例中呈现明显上升的趋势。煤油进口货值在1883年占进口洋货价值的1.29%,1892年占进口洋货价值的2.99%,1901年占进口洋货价值的8.86%,1911年占进口洋货价值的15.75%。在1891年,净进口之值为2134282两(鸦片除外),棉织品占31%,糖占15%,印度棉纱占10%,煤油占8%,位居第四,地位重要。

  2、 民初至抗战以前石油销售量的变化

  民国时期,洋货输入量大增,石油在洋货的输入量中所占的比例逐渐加大,原因有二:一是民众灯用煤油逐渐普及;二是由于民国政府的建立,颁布了一些有利于近代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的政策,近代工业和公路交通事业得到发展,工业和交通用油逐渐增多。

  首先,煤油输入大量增加。

  蚌埠开埠后石油输入的数字已经无法弄清,1937年合肥市场煤油销售量约1200吨,通过芜湖口岸进口的石油量却可以考察。

三大石油巨头安徽经略史(1881-1949)

 

  从表可以看出,进口的煤油,1912年到1914年呈上升趋势,1913年进口4865112加仑,到1914年达到6968411加仑,其中4832704加仑从美国运来;1914年到1918年进口减少,这与西方列强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无暇东顾有关;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又“回到东方”,洋货又大量输入,冲击着民族工业,造成经济恐慌,中国经济的恐慌实际上从1921年就开始了。”煤油是重要的洋货,芜湖进口的煤油,从1919年到1929年,虽然进口的幅度有变化,但是仍然呈上升趋势,1929年以后有所降低,与世界资本主义危机有关。

  进口货的价值(海关两)也随之发生变动。进口的煤油占进口洋货价值百分比,虽然有波动。但是总的来说呈上升趋势,1931年23.97%比1912年6.56%上升指数超过了17个百分点。煤油输入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其它洋货。1919年至1931年的13年间,输入煤油价值有7年占各类洋货货值的第一位。

  从20世纪初到30年代,中国对外贸易的性质未变,“依然显示着农业国的贸易形态,输出多食粮及原料,输入多制造品”,“每年都是入超,而且人超数额极巨”。除了棉货以外,煤油是重要的输入品,大约自1921年始,糖、米、棉花、煤油四项,一般互相涨落于第二、第三、第四位之间,煤油进口一直是增长的,从1903年的15.7百万海关两,到1932年60.7百万海关两。

  据芜湖海关报告载,“煤油与糖品平均皆见增加,二者咸以十五年(1926)进口最多,计煤油1000万介仑,糖品325000担”。抗日战争以前,芜湖市场年销煤油量30万对(9000吨),1对2听,每听15公斤。时价为10元1对,合当时机米1石3斗5升。

  其次,汽油用于工业、运输和军事,中国汽油输入在民国初年每年只有40余万加仑,到1932年增到2400余万加仑,20年时间,增加60倍,速度很快。

  民国时期,安徽由于近代工业的发展与20年代以后一些市、县陆续出现了汽车运输,汽油的输入量增加。虽然有1931年大水灾,但是1932年汽油的输入量只比上年减少七分之一,“其消耗情形,则沪汉京粤四埠均较上年增而长江及北方沿海诸埠亦均有增加,可知农村日趋于崩溃,而都市之畸形发展,则日有增进”。

  再次,石油产品之大宗进口者除煤油、汽油之外,尚有滑润油及燃料油二类,燃料油逐渐增多,说明近代工业的发展。

  1932年中国石油输入额8.6万余两,折合国币1.2亿余元,约占全部人超额的五分之一。心针对当时中国耗用石油量很大并全仰外国的情况,20世纪30年代有人提出抵制“三外商”石油的办法。如减少输入,长途汽车改用木炭,都市客车在汽油中加入酒精,或从煤炭中提炼汽油,或开发中国的油田,或石油产品由政府专卖,以免外商渔利,或在湍流较多的西南诸省水力发电,以代替燃灯用的煤油和发动机用的燃料油等。当然,这只能是设想,石油产品仍然不断输入。

  3、 抗战胜利后石油输入的变化

  抗战以后,石油输入由于受到时局的影响,波动较大,缺乏统计资料。抗战时,由于“三外商”的被驱和日本人的控制,石油销售处于低落时期。芜湖这时在的石油销量下降,年销量只有5万对,1对油的价格涨到2石米。中途岛海战后,太平洋及印度洋制海权为盟军掌握,日本人油源断绝。

  时芜湖年销量下降至1万对,每对涨至4石米,石油市场一落千丈。国合肥被日军侵占后,日伪洋行对石油严加控制,实行“组合配售”,对煤油实行统配,原先经营石油的商人多数逃难他乡,仅剩一些小商号靠批进的少量的煤油供应居民照明。除较大商店用煤油照明外,多数居民恢复用植物油照明,不步贫民摸黑过夜。如《歙县志·商业》载,抗战时期,煤油供应一度中断。全省煤油销量大减,大部分群众又恢复以植物油灯照明。

  抗战胜利后,“三外商”恢复了石油经营,但是由于局势动荡和经济混乱,石油输入不如战前。在芜湖,这时油源虽然通畅,但身受抗战苦难的芜湖人民购买力薄弱,虽1对油价降为1石米,年销量只有抗战前的1/3至1/2。在油源紧张的年份,年销量仅1.5万对,而价格高达2石米换1对油。

  虽然“三外商”逐步恢复战前的供应网点,国民政府成立了中国石油公司,对石油实行进口限额分配和管制,煤油市场供应仍未恢复到战前水平。其它油品的社会需要量也很有限。在合肥,1948年专营、兼营石油的商号有22家,销售石油(主要是煤油)总量约900吨,比1937年的1200吨减少了300吨。然而,由于货缺价涨,商号常囤积居奇。

  四、口岸影响下石油市场的扩大

  洋货通过口岸输入到安徽城乡各地,市场不断扩大。石油在安徽的销售市场,在晚淆和民国时期从口岸城市,扩大到乡间集镇。

  1、 晚清时期市场的扩大

  安徽地处华东腹部,近代处在沿海和沿江口岸贸易的辐射范围之内。芜湖开埠前,安徽虽然地处内陆,还没有开放口岸,但是已经受到各通商口岸贸易的影响。在皖南新安江流域的徽州地区,从1842年开埠的宁渡、上海和1862年开埠的九江等口岸输入煤油等洋货,到1896年杭州开为通商口岸后才从宁波转向杭州进出口。

  在皖江流域,芜湖辟为口岸前,皖北的米、麦杂粮多由1861年辟为口岸的镇江出口,进口火柴、煤油、糖等杂货行销安庆、宁国、池卅、太平、庐州、凤阳、颍州等府,以及滁、和、泗、六安等州,尤其以庐、颍、滁、泗、六安等地为主,安庆、宁国、池州等府从镇江进口的货物,以煤油为大宗,安庆也从九江口岸进口煤油。如清同治年间,合肥有几户南北杂货商号开始经销、代销进口的煤油,俗称“洋油”或“火油”。

  淮河流域影响要小些。芜湖开埠后,经芜湖关输入的洋货在清末和民初第一是鸦片,其次是棉织品,然后是煤油、白糖、火柴、肥皂、铁皮、玻璃器皿等。外国洋行控制了安徽的进出门贸易,垄断了安徽的对外贸易市场。在水路交通为主的时代,芜湖口岸贸易所及的范围是皖江流域,而不是全省,其贸易圈主要涵盖安徽省境内的池州、宁国、太平、安庆、庐州等府,六安州、和州,以及江苏境内的江宁府、河南省的光州亦有少许商贸货品流通。

  就贸易额而言,安徽全省的内地贸易总数,以来自芜湖口岸者为数最多。进口芜湖的煤油除本埠消费外,主要沿着长江和内河航道分别销往皖江流域安庆、池州、六安、合肥以及皖南各县。芜湖开放为口岸,取代了镇江贸易覆盖地位,成为皖江流域地区主要贸易窗口。

  如1902年,美孚公司、英商亚细亚公司在和县建站出售煤油。在安庆,1906年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设“洋油”经理处,美商美孚公司设“洋袖”经理处。滁县在清末有中国人经营的煤油供应。天长县在清末民初有煤油供应。光绪年间,合肥市场经销、代销煤油的商号增至10余家。

  悖在淮河流域,20世纪初,怀远、正阳关、临淮关和蚌埠商人从南京、镇江、上海等口岸贩运煤油来省内市场销售。”1891年,英美商人就到寿县正阳关推销美孚、亚细亚等牌煤油。1904年胡曙南“孚记”石油批发商号在正阳关开业,由中国人经营。”在新安江流域,屯溪当时也有3家较大的煤油经销商号,从杭州、湖州经新安江运人,销往徽州地区各县。”

  2、 民初至抗战以前市场的变化

  这一时期,皖江流域市场和淮河流域市场都得到发展。在皖江流域,主要受到芜湖口岸的影响,石油销售,特别是煤油销售,更加普遍。以芜湖为中心,形成了安庆、六安、合肥、巢湖、宣城、大通以及集镇的销售网点。

  美孚在“三外商”中经销业务最大,经营的煤油为“鹰牌”、“老牌”商标,最高年销售煤油量12000吨,销往宣城、宁国、舒城、庐江、无为、六安、合肥、和县等皖江流域地区。

  亚细亚经销“壳牌”、“铁锚牌”两种煤油商标,其汽油、轻重柴油和机器润滑油脂,在本埠销售比重中为最高,煤油在芜销售量仅次于美孚,占第2位。

  德士古经销煤油有“幸福牌”和“银箱牌”,经营额为美孚的50%。1921年,在怀宁县石牌镇,美商德士古煤油公司委托盛天长经营煤油,美英煤油公司在桐城等县又设立多处经销点。1931年,安庆“万利”商号承办美孚、德士古的经营业务,专卖煤油、汽油和机油;张以亭收歇了京广业务,专卖亚细亚煤油。1937年,合肥专营、兼营煤油的商号达40余家,其中批发商号有德孚、福记、鸿义发3家。

  在皖西,六安也是皖西其他货物的主要集散地,皖西地区的米、麻等农产品经六安运往台肥,换进洋布、煤油,砂糖、纸张、食盐等货物再转销霍山、霍邱等地。显然,以茶叶运销为龙头,六安已进一步成为皖西地区的商业中心。民国六安城关有恒泰、协成、万隆、惠孚4家销售煤油。在巢湖地区,民国时期“洋油”仍独霸区内市场。

  在皖东,1913年,全椒福隆公司主营亚细亚煤油公司的煤油及“五洋”杂货,清末民初,全椒有煤油公司2家,由中国人经营。在淮河流域,出现以蚌埠为中心的淮河流域销售网络。津浦铁路通车是促成蚌埠迅速发展的直接原因。当时火车托运货物不仅省时和减少危险,而且可以免征厘金税,故皖北乃至河南的商货大半由蚌埠装运浦口。

  蚌埠输往浦口的货物,每日达六百吨,车站待运之货物常有五千吨,皆是由淮河上游之怀远、涡阳、毫州、颍上、六安、正阳关以及河南等地运来的农副产品。输入品主要是洋布、煤油、白糖、盐、木材、杂货等,每月约二三千吨,由浦口运来,再由蚌埠分销淮河上下游各地。外商直接进入蚌埠后,煤油进口数量不断扩大,销售范围逐渐扩展到宿县、阜阳、六安及河南省东部地区。

  民初正阳为皖豫十余县石油集散中心,其时,森元和中南烟草公司也从事石油批发,各县县城及较大集镇陆续有煤油出售,1924年,南京商人夏建卿在正阳关设立亚细亚商行(后改名花旗公司),下设3个批发点,此外,天成、天孚、南隆兴、相国、聚美、德泰、义大等商号兼营煤油。

  1928舒城城关油商郭文运在县内开设3家支店;1930霍邱县“祥圣隆”开业,次年“瑞丰”开业;1934年霍山县“美孚”推销点为该县较大石油商号。毫州商业历史悠久,清代亳州商业发展到鼎盛时期,成为苏、鲁、豫、皖四省的物资集散地,被誉为“小南京”。1907年,外国商品打人毫州市场,1915年外国商品流量约占市面的20%,其中英国货占16%,日本货占5%,其次是法国货、美国货等,主要有美孚洋油、鹰牌洋油等洋货。

  3、 抗战胜利后市场的变化

  在抗战时期,安徽石油紧张,“三外商”撤走后,日伪沦陷区的石油由日本人管制;国统区和抗日民主根据地从日伪沦陷区和外省口岸交易石油。

  抗战胜利以后,“三外商”在安徽逐步恢复了战前的供应网,以芜湖、蚌埠口岸为中心形成了销售网络。皖江流域受芜湖口岸的辐射,“三外商”在皖江流域形成了销售网点,以芜湖为轴心,东至太平府(当涂);南至宣州府(宣城)、郎溪、广德一线;西至安庆地区;北至庐州府(合肥)。

  美孚在芜湖经销商号为“永和”,在安庆地区有4家商号,还有枞阳、石牌、柘皋、庐州府、三河、湾址、高淳、宁国府、建平、郎溪、荻港、大通、南陵、泾县、三溪、太平府、和州、无为州、襄安,共24个大分销点。零销网点更是星罗棋布。亚细亚和美孚销售相当,芜湖商号为“玉兴昌”。

  德士古公司建立较迟,业务开拓不及美孚和亚细亚公司。皖江流域也受其他口岸的影响,如美孚九江分公司在安徽的宿松、至德(今东至县)两县城也设有经销商号。淮河流域主要以蚌埠为中心,“三外商”在淮河南北都建立了网点。新安江流域的徽州地区以屯溪为中心,受上海和杭州口岸的影响,形成销售网点,杭州分公司在屯溪等地设有经销商号,上海德士古公司在屯溪等地设有经销商号。据载,三外商当时在安徽的县城或大集镇设立的分销处或代理商号很多,形成网络。

三大石油巨头安徽经略史(1881-1949)

 

  五、石油输入对社会经济的影响

  对于石油输入,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不利的一面是,石油等洋货的输入,使中国包括安徽的经济深深卷入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愈来愈受其支配,中国已经成为帝国主义的商品倾销地和原料供应地,不仅进口额大于出口额,进出口货物的品种和价格亦为洋人所操纵,此种不平等的贸易,给中国包括安徽城乡人民生活和经济发展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也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性质。有利的一面是,随着石油作用的扩大,社会经济对石油的依赖,也与日俱增,石油输入也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

  1、 促进民族市场和商业资本主义的发展

  石油等洋货的输入,不仅使中国包括安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市场的一部分,还促进了国内民族市场的形成,以口岸为中心,逐渐形成大的市场,口岸辐射区相互覆盖,把全国经济联系起来,安徽市场经济从属于上海、镇江、南京、宁波、杭州、九江、芜湖、蚌埠等开放口岸,并主要趋向以上海为中心。

  民族市场的形成,对民族经济发展是有利的。并出现了商业资本主义,即资本主义性质的经营商号。如1937年,合肥专营、兼营煤油的商号达40余家,其中批发商号有德孚、福记、鸿义发3家。

  鸿义发商号有资金约40万元(法币,下同),雇工约70人,主要经销美孚煤油。

  德孚商号有资金约20万元,雇工近50人,主要经销德士古煤油。

  福记商号有资金约15万元,雇工30余人,主要经销亚细亚煤油。

  2、 影响了生活方式,促进自然经济解体

  晚清时期,随着煤油的输人,使用煤油点灯逐渐在安徽推广。煤油及其灯具,起初仅限于洋人点用,随着帝国主义在芜倾销商品的加剧,煤油和煤油灯具实行大力推销,遂为华人点用。石油的输入,在生活上部分地改变了千百年来照明的习惯。

  就芜湖来说,芜湖开放后,煤油逐渐被市民用来点灯,开关的第二年1878年,“民船装运到此之煤油亦有二万四十加仑,去年为二千一百九十加仑,上中等商店及住宅多用之”。到1884年,芜湖用煤油点灯的越来越多,“华人极爱其发光力之强与售价之贱,故用此者几已遍地,其大量增加原无足怪也”。据光绪十二年(1867年)芜湖海关志记述,当时“煤油之市价甚贱,然其质并不低劣,销路甚广,本地居民十有九家用煤油点灯,至于贫民则用以点燃上制之灯,上无灯罩.其详细价目每斤(市斤)钱40文”。

  煤油用的人多,但是开始阶段还缺乏安全意识,往往引起火灾,1887年,“煤油之购买量亦甚太,因其价廉,用之者众,且装油之铁箱,油点完时又可另作别用。居民燃油,颇不谨慎,本埠发生几次大灾,据云皆因用煤油而起”。”‘照明用的植物油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逐步被进口煤油代替”。”‘火油之来,年盛一年,以其利用,人乐购之”。不过,晚清时期煤油使用面有限,如合肥由于煤油价格较贵,将其用于照明者仅限于城内的商号、赌场和殷实人家,因此销量很少。

  民国时期,随着市场的扩大,煤油点灯逐渐推广到全省,煤油迅速流向安徽城乡的千家万户。‘民国年间,城市将煤油用于照明者较为普遍”。煤油灯俗称洋油灯,又叫罩灯(因为有玻璃罩,光亮少烟),在肥西县,“民国时期在本境出现,以后逐渐取代油灯成为主要照明具”。以致20世纪30年代有人惊呼:“石油产品在我国之毒害,正如鸦片之于人体,若长此以往,任生活与繁华浮于他人油沫之上,终必有溺于外国石油之日矣。”

  ”‘都市之居民,竞视煤油为必不可少之生活资料,在开门七件事之外,增此一件,煤油势力膨胀之速令人惊心裂胆,经济侵略之深,殆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而国人安之若素,不知已病人膏肓也。”煤油点灯成为城乡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说明石油输入中国后,由于其优越性,很快畅销起来,不管你抵制还是反对,它总是要代替旧的点灯用植物油的方式,并促使农村商品经济发展,自然经济解体。

  3、 促进近代工业和交通的发展

  首先,出现了灯具制造业和石油加工业。

  1922年,芜湖商会会长汤善福等在芜湖泗关街开办大明玻璃厂,建小元炉1座,雇工近70人,造业灯具,用玻璃管吹制吊灯、壶类产品,一年生产一季, 1932年停产。

  后由王松泉接手,更名久明玻璃厂,改用铁管吹制“双美孚”灯罩等玻璃杂货。又有杨博裕在芜湖吉和街开办裕华玻璃厂,生产煤油灯罩、玩具“滴滴动”等。

  1937年,芜湖县政府为防空,禁止烟囱冒烟,致两厂关闭。

  1940年,久明玻璃厂曾复业1年。如《蚌埠市志·工业》载,1921年,蚌埠始有小煤油灯瓶、奶瓶、玻璃杯、高脚煤油灯瓶、灯罩、马灯罩、玻璃缸等民用玻璃生产,多为季节性产品,开始有煤油灯具的轻工业生产。抗战胜利后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由石油的内销到国内炼油厂的出现。石油加工,主要是在芜湖。

  1946年,芜湖有专营石油私商作坊和石油加工厂,私营石油商有光明、元丰、永和、瑞宝4家,并设有小型厂房,将柴油加工提炼成煤油应市。当年,瑞宝在今北京路139号建立作坊式炼油厂,以柴油为原料,用分馏法提炼煤油、缝纫机油和纳基脂,其产量根据市场购销情况而定,最高日产0.5吨,采用15KG一1听包装,原料从外商处购进,销售对象是“五洋”杂货店等煤油零售店铺,销售方式灵活,小量批发,且以柴油为原料,成本低,批价廉,对石油小商吸引较大。

  1946年至1947年间,是瑞宝石油商号经营盛期,以后逐渐衰落,直至解放后才恢复。

  其次,在西方工业的影响下,中国的近代工业也逐渐产生和发展,对石油的需要也逐渐增多。

  到民国时,“国内各工厂,及电灯、轮船、戽水、碾,各业皆用汽油发生动力”。在芜湖市工业在安徽相对进步些,使用汽油、柴油、润滑油等较多,“三外商”在芜湖经销的柴油、润滑油主要供应当时明远电厂、裕中纱厂、处在半停产状况的益新面粉厂和一些粮食加工业所用,又经营汽油、轻重柴油、机器润滑油、凡士林等,在安徽其他使用电动机的地方也应用石油。

  再次,促进了近代交通的发展。

  民国时期,安徽公路和汽车运输的发展,使汽油又大量输入。“汽油之输入,为时虽较晚,而发展进步则又较煤油而过之,复以近年公路建筑之猛进,飞机、汽车之日增,其进口量增加之速亦为舶来品中大可注意者。关于我国之军事与交通者尤钜,故成为英俄美三国竞争最烈之点”。不过,近代工业和交通落后,机器用油较少,主要以点灯用的煤油销售为多,直到建国初期,“安徽成品油销售以煤油为主”。

  总之,“三外商”石油的输人,在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的转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对安微生活方式和经济发展都有很大的影响。研究“三外商”石油对市场的占领和经营方式,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和能源紧张的时代,有借鉴作用。


亲,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您可以分享给您的亲朋好友,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