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微信、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行业资讯、商机、行业信息...一起发大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案例分析 » 正文

大庆“油田子女”必须包分配?

2016-03-26浏览次数:1854   来源:腾讯
  【石油机械网】2010年大庆油田有过一次面向内部的招工,因招工人数只有400多人,远远不能满足职工子女实际就业需求,引发强烈抗议。


 
 近日,数千大庆油田职工及其亲属到大庆油田公司门前聚集,抗议公司改变职工大学毕业子女包分配制度。在当前“最难就业季”看到“包分配”这样的问题,自然吸引我们探究一番。

大庆油田长期包办职工子女就业,但目前难以为继

中石油近年业绩不涨人员成本涨,已难以容忍旗下公司冗员低效

在1990年代末期,中石油曾随着国企改制浪潮进行过一次减员增效,即通过买断工龄让部分职工下岗。这次改革后,中石油轻装上阵,又赶上了国际油价上涨,很快便由效益低下的老大国企变成“最赚钱公司”。可是中石油日子刚一好过,冗员低效的国企病就又犯了,刚“减员”没几年人员数量和成本就开始双升。

数据来源:中石油年报数据来源:中石油年报

从上图可知,中石油近年利润仍旧很高,但已经呈停滞乃至下滑趋势,而与业绩疲软对应的是人员成本直线上升。得亏中石油的主要股东是政府,要是像国际石油巨头那样的公众股东结构,中石油这样的成本控制恐怕早就要被股东的唾沫淹死了。

当然中石油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压力,中石油集团原总会计师王国睴曾坦言“员工薪酬支出快速攀升,已经成为一个十分重要问题,引起投资者的高度关注”。

所以中石油管理层已屡次喊出“减员”。而据大庆油田职工介绍,“国家有关部门出于对中石油的企业性质和利润考虑,要求中石油用工数量要从之前的180万降至140万,但每年的用工递减还不能达到这一要求”,而另一方面,“大庆油田可能是中石油旗下唯一的一个还在采取内部消化方式解决员工子女毕业生就业问题的子公司,因此政策无法再像以往一样无差别地解决子女就业问题,这才有了招聘方式的改变”。

被“动了奶酪”的大庆油田职工已经屡次抗议

那么这次被大庆油田职工抗议的招聘方式相比以往发生了哪些变化呢?往年,只要油田职工子女大学毕业,基本就可以进油田公司工作;而今年,二本非油田主干专业毕业生、三本毕业生不能直接包分配,而是委托大庆技师学院对这部分毕业生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后,择优录用,同时对英语四六级成绩也提出要求。

这样缩减分配规模的做法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大庆油田出现,而油田职工及其子弟的抗议也早不鲜见。

2010年大庆油田有过一次面向内部的招工,因招工人数只有400多人,远远不能满足职工子女实际就业需求,引发强烈抗议。一位职工向领导呼吁道:“我们的父辈都是大庆创业之初就来到油田,为大庆油田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大庆油田现状是招聘了许多外雇工,严重影响了油田子女就业,我们要求清退外雇工,解决油田子女就业。……油田职工子女就业得不到安排,致使企业员工不安心工作,严重影响了社会、企业的稳定,员工需要大力解决员工子女就业问题,才能确保油公司的和谐稳定发展的大局”。

而这次的油田职工抗议依旧振振有词:“那些上三本的孩子很多都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很多家长花几万块钱给孩子培训上大学,目的就是以后有个稳定工作,结果这边不招工了。他们说是执行上边的文件,不想再招,实际上这样的国企安排绝对是有能力的,也是需要的。中国人口这么多,推向市场根本找不到工作,这是现实问题。他不跟你说理,去说就采取这样的行为。大庆石油属于央企,我们只能去北京和中石油总公司和国资委讨说法”。

大庆油田包办职工子女就业造成三重损害

包办职工子女就业属于员工挖股东墙角的行为

中石油已经是上市企业,股东遍布全球,而上市企业包办员工子女就业,大概是中国国企才有的奇景。

以石油业的标杆企业埃克森美孚为例,这家石油巨头以“成本控制”和“为股东负责”闻名,而“成本控制”正是其“为股东负责”的原因。埃克森美孚控制成本的一项成就即是人员数量少,估算不到中石油的1/10。这样的企业当然不可能做出为员工子女安排工作的事情来。

相比之下,中石油为员工子女分配工作,是以滥发福利的形式,造成企业冗员低效。这是典型的所有者对管理者失控、员工挖股东墙角的现象。无论是中石油的公众股东,还是我们这些“国民股东(中石油的大股东是国家)”,都是被挖的对象。

包办职工子女就业也损害了就业公平

一位大庆油田职工在抗议时表示“《就业促进法》规定:国家鼓励企业增加就业岗位,企业有义务将员工子女安排就业”。其实《就业促进法》根本没有规定什么“企业有义务将员工子女安排就业”,倒是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创造公平就业的环境,消除就业歧视”。

而企业招聘偏向内部员工,正是对其他就业者的不公平。一位大庆油田子弟写道“大庆有一个怪现象,大庆油公司员工子女大批没有就业,油田企业就业的大部分是不符合条件的非大庆子女!”。这种言论中对“非大庆子女”充满不自知的歧视。

而但凡存在为员工子女包分配的单位,几乎都有员工排斥“雇佣外来工”的现象。一位曾在电力系统工作的人写道“我进电力的那年,因为第一次对外招聘,那些老员工都怒了,闹了几个月,最后我进的地方就和原先面试的完全不一个地方”。

包办职工子女就业甚至也损害了职工子女本身

在人人网的大庆油田子女关系圈中,一位网友在《我们是大庆油田子女》中写道:我们是大庆油田子女,我们没有选择未来的权利,无论走的再远都免不了回来,为了让父母安心我们必须做一个拿着铁饭碗的乞丐。我们是大庆油田子女,我们被问着相同的问题,“多大了”“上班了么”“哪个单位的”“处朋友了么”“朋友哪个单位的”“买房了么”。

另一位网友在《一座城市真的伤害了一群孩子》中写道:一座城市真的是伤害了一群大庆孩子, 我就是深陷其中的一个。我们很安逸的保留着不上进的传统。

这两位网友的表达可以说是这个关系圈中油田子女的共同情感。他们承认包分配给自己带来安逸,却也为意志消磨而失落。与“包分配”伴随的是其它“包办”,油田子女的人生被纳入设定好的程式,包括恋爱婚姻,所以恋爱不自由、被拆散成了油田子女的常见问题。

据说只有油田子女才能看懂的漫画《大庆招工》据说只有油田子女才能看懂的漫画《大庆招工》

一切“安排子女工作”都该被扫入历史垃圾堆

“安排子女工作”的“计划经济残余”有回头之势

从1986年10月1日起,国家规定国营企业招用工人,“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全面考核,择优录用”,必须实行劳动合同制,废止子女顶替等制度。然而此后“安排子女工作”的现象从未真正消失过,只不过当年有过“体制外搞活、体制内衰落”的阶段,使得人们一度对“安排子女工作”这项福利看淡。但近年来情况又有变化,一方面就业困难,使得体制内“广大干部职工”有了强烈的回归福利的意愿;另一方面政府财源充足、国企富得流油,使得具备了“解除广大干部职工后顾之忧”的能力。这两个因素共同决定了体制内“安排子女工作”这项福利近年愈演愈烈,大庆油田的事情不过是个缩影。

部分“安排子女工作”的企事业单位部分“安排子女工作”的企事业单位

为子女就业问题心切可以理解,但要求照顾的做法应坚决反对

不管是大庆油田的职工,还是其它系统的职工,其为子女工作着想言之切切,可以理解。但认为企业(单位)为其子女安排工作理所当然、且反对公开招聘,又堪称蛮横,理应得到全社会的反对。

当然,要基层职工放弃不合理的福利,首先领导干部要起带头作用。基层职工子女得不到包分配,领导干部子女更不能得到包分配(大庆油田职工孙洪英就举报过领导子女违规占用技术岗位)。此外,油田职工聚集在大庆油田公司豪华办公大楼前的场景也颇为讽刺,如果机关人员可以享受豪华办公楼,那么基层职工要求包分配的福利,不也是上行下效?

结语

在当前,绝大多数大学生都要走入市场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另外一些大学生却为仅仅是有些缩水的“包分配”不依不饶,两相对比,不公平显而易见。我们要深化改革,就是要改掉这种不公平。


亲,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您可以分享给您的亲朋好友,合作伙伴!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