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企业资讯 » 正文

道达尔公司发展历史及战略浅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1-25  来源:石油机械网  浏览次数:1304
 文|卢雪梅

中国石化勘探开发研究院



道达尔公司原名法国石油公司(Compagnie française des pétroles,简称CFP),成立于1924年。“道达尔”原本是法国石油公司1954年在欧洲和非洲市场上推出的汽油品牌名;1985年,为推广道达尔这个品牌,公司更名为道达尔法国石油公司(Total CFP);1991年在纽交所上市时更名为道达尔。

从1998年到2000年的3年时间里,道达尔先后并购了比利时的菲纳和法国的埃尔夫公司,成立了道达尔菲纳埃尔夫(Totalfina),与同样在该时期的公司并购潮中大力并购的雪佛龙、康菲一起,成为全球规模超大的3家油气综合公司,并称“三超”。

2003年5 月,公司恢复旧名为道达尔。法国政府最初在道达尔公司的持股达30%,1996年降至1%以下。道达尔目前是全球第五大上市油气公司,在《财富》杂志发布的2014年全球500强榜单中,道达尔名列第11。其业务遍及全球130多个国家,范围不仅覆盖整个油气产业链,还涉足发电、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并持有煤矿的权益。


1、 发展模式与管理特点


1.1 冒险精神成就公司20年的迅猛发展

法国石油公司与其他国际石油公司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本土油气资源非常匮乏,因此自其诞生之日起就承担着为法国开拓海外石油疆土的重大责任。尽管法国政府在公司的占股逐年下降,但公司的法国本色未改。

20世纪的90年代至21世纪前10年可谓道达尔公司的迅猛发展年,虽然这与大的国际地缘政治和经济环境的发展变化不无关系,但公司的两位具有冒险精神的总裁却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这两位总裁分别是1995—2007年间任CEO(兼董事会主席,现仍是董事会主席)的邓默涵(ThierryDesmarest)和自2007年起任CEO的马哲睿(Chrisophe de Margerie)。邓默涵行事风格激进,且野心勃勃,被称为“小王子”(意指个子不大,雄心不小)。邓默涵任CEO 之前,曾负责公司南美和非洲的勘探开发板块,以低价为公司获取了许多优质油气资产。

邓默涵还是率先不盲从美国指挥棒的西方企业家之一,就在1995年就任CEO 之前的一周,邓默涵还与伊朗签订了勘探合同,使道达尔成为自1979年石油危机以来第一家在伊朗钻探的外国公司。

邓默涵就任道达尔CEO之时,正值20世纪80年代末油价暴跌及90年代初发达国家经济普遍衰退的时期,多数油气公司的经营陷入困境。

他果断带领公司完成了两次大的兼并,即上文提到的比利时菲纳和法国埃尔夫的并购,在局部业务领域也充分运用兼并、联合、收购、合作、交换和剥离等资本运作手段,快速、有效地调整优化了公司的业务结构和地区结构,使道达尔一跃成为全球第四大石油公司(1999年)。

进入21世纪后,邓默涵审时度势,根据业务是否符合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来确定是否在上游深化与俄罗斯的合作,入股Novatek公司,加快在俄罗斯的发展步伐;下游则与其他公司互换加油站资产(2003年),提高在德国、意大利和葡萄牙市场的占有率,适当调整缩小在法国、匈牙利、捷克和西班牙的业务规模。

在突出和加快发展其核心优势业务的同时,加大了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突出了产业链的转移与延伸,实现了从以石油为主转向油气并重,并进而延伸到电力、可再生能源等整个能源产业链的转移。

马哲睿于2007年起接替邓默涵掌舵道达尔。马氏也是上游出身,与前任相比,其行事风格不脱冒险本色。道达尔的资产配置中,大部分产量和储量位于地缘政治风险较大的地区,如北非的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和中东等地区。

为了优化公司的资产组合,马哲睿于2012年启动高风险高回报勘探战略,希望籍此找到大的油气发现实现公司的未来产量目标,改变公司的被动局面,同时注重非常规油气和深海油气的勘探开发,为未来的油气储量替补寻求动力。

1.2 注重海外油气资产获取和布局优化

法国是油气资源极其匮乏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这个标签的意义在于:

一是法国本土的资源短缺导致海外寻油成为其必然之路,而身负寻找资源重任的道达尔因此有着极其强烈的“走出去”的意愿;

二是法国曾在非洲和美洲拥有许多殖民地,而这些殖民地大多油气资源丰富,这意味着打着法国烙印的道达尔在获取海外资源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正是基于上述原因,道达尔的海外油气资源获取有着自己的特色:

一是道达尔非洲的油气资产占比相对较大,这当然与非洲离欧洲最近、方便油气运输有关,但也与法国在非洲的殖民地较多有关。尽管很多殖民地通过革命都实现了国家独立,但殖民统治对殖民地的政治和文化影响非常深远,短期内无法根除。道达尔占领先机,在这些国家获取了很多优质资源,其中很多至今仍是道达尔常规油气产量的“中流砥柱”。

二是道达尔开辟海外油气资源的意愿强烈,这一意愿的直接后果是使道达尔演化成为非常善于处理与资源国和本地公司之间关系的公司。道达尔目前是国际石油公司中贿赂丑闻最多的公司之一,这一事实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道达尔在建立“关系”时所做的巨大努力。

进入21世纪的道达尔,在开疆拓土上仍秉持一贯的作法,极度注重与海外资源国政府的合作,这不仅有利于其老油气资源区的稳固,也为其抢占新区和新领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和提供了便利。

三是重视油气资产获取的风险控制,而加强与本地公司的合作是其降低风险的方式之一。如通过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介入苏里格致密气田的开发,重资入股俄罗斯Novatek公司,推动亚马尔LNG项目的发展等。

要实现这一点,除了斡旋,更重要的还是道达尔的技术、管理优势以及长年累积的各国的地质知识和地质数据,更能够取得东道国和本地公司的信任。道达尔还视本地公司为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为这些公司在境外开展业务尽可能提供便利和帮助,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近年来,法国“重仓”的非洲和中东地区,不稳定因素较多,频发骚乱事件(如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等),不仅使油气资产风险加大,也影响了道达尔油气资产的产出和价值。为此,道达尔迅速着手进行资产的优化和调整,除大力投资深海、北极油气,抢占新区优势外,还致力于页岩气、煤层气及稠油和油砂等新领域的勘探开发,并果断剥离不稳定地区的油气资产,经过数年努力,道达尔的资产组合发生了向好的变化,稳定地区资产占比提高,中东、北非等欠稳定地区的资产比例下降,很好地保证了公司的平稳运营。


1.3 打造技术专长

道达尔不仅在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上拥有世界顶尖的技术和专长,在其视为新战略焦点的深海、天然气和非常规等领域上,也十分注重新技术、新工艺的研发和掌握。

深海油气:深海油气开发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开采规模不大的小油气藏。海上集输平台必须有能力处理不同品质的油气并将之安全输送到岸上。道达尔在海底井位、集输设计上投入了大量研发力量,主攻海底多相管线电加热技术、海底井网优化设计,以实现油气的长距离、安全运输。

此外,在深海浊积岩储层地质成像、数据解释,深海生产优化和海地生物保护上均研发或掌握了先进技术。

非常规天然气:注重非常规气源岩的地质研究,在源岩和煤层的岩心采样保存、极低渗岩层样本物性测量和数据解释、测井工具优化和数据利用等方面居领先地位,此外,还致力于纳米级介质的流动模拟、地质与井动态关系的建立以及布井优化等;在压裂技术方面,道达尔的研究主要集中在3个方面,一是研发适于非常规天然气地层压裂的微地震数据采集系统,二是采集数据的解释,三是跟踪注入压裂液和支撑剂的流动轨迹,以提高压裂效率。

为了减少对环境的伤害,道达尔的研发团队还在努力寻求替代水力压裂的其他工艺、减少用水量和提高废水处理能力。道达尔认为稠油和油砂开采如能攻克环境难题,将具有非常大的开采潜力。

通过多年的研发和实践,成为目前油气业界为数不多的几家掌握了整个稠油和油砂开采产业链技术的公司之一。其在委内瑞拉的稠油项目Petrocedeno是油气业界稠油冷采技术发展的里程碑,也充分展示了道达尔从稠油开采、炼制转化为轻质燃料的技术专长。

在加拿大的Surmount项目上,道达尔通过多年的开发实践和技术研发,拥有了先进的稠油蒸汽重力泄油开采技术,在Joslyn则积累了丰富的油砂开采经验,拥有一整套减少环境伤害的技术和工艺。


2、 中长期发展重点


2.1深海、LNG与非常规油气为近中期战略重心

除陆上常规石油天然气外,道达尔公司决策层认为未来的能源格局中,天然气的占比将大于石油,深海是油气未来主要增长点,非常规油气将成为储量替补的主力,因此将其上游勘探开发战略锁定在深水、LNG、非常规天然气、稠油与油砂4个领域。

深海油气:在深水领域,道达尔在西非几内亚湾、北海和墨西哥湾等地都以作业者或合作伙伴的形式拥有油气资产。其在几内亚湾的项目水深均超过2000m。道达尔于2001年就在几内亚湾实现了深水(1400m)开采,并获得当时规模最大的深水产量。

此后,道达尔继续扩大深水油气勘探,迄今已经在几内亚湾国家包括安哥拉、刚果、尼日利亚等和北海拥有12个在产、在研开发项目,其所钻探的深海井数量在全球大公司中名列第二位。道达尔深水项目中表现最突出的是其安哥拉17区块,获15个发现,截至2010年5月,该区块的累计产量已经达到10×108bbl。

2012年,道达尔成为西非深水区块的主要作业者,在该区域拥有450~500口井和6艘FPSO 船和一座生产单元。

2013年,道达尔买入巴西的Libra油田20%权益,大举介入巴西盐下石油勘探开发。LNG:天然气作为比石油更为清洁的能源和更加丰富的资源量越来越受重视。道达尔也非常看好天然气的未来发展前景,因此非常关注天然气主要贮存运输方式的LNG的发展。

道达尔很早就涉足LNG产业,早在1964年就开始在阿尔及利亚进行天然气液化,供应法国市场。但将LNG视为其战略要点之一却是近几年来的事。多年的经营已使道达尔成为全球第二大LNG运营商,分别在亚洲(印度尼西亚的BontanGLNG项目)、中东(卡塔尔、也门)、非洲(尼日利亚)和大洋洲(澳大利亚)、欧洲(亚马尔LNG项目)等地拥有天然气液化厂权益。

其中,印度尼西亚的BontanG天然气液化项目的气源中,有40%来自道达尔。BontanG项目是全球最大的LNG项目,现年产能达2220×104t,主要买家为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

道达尔还是卡塔尔天然气公司的主要股东和缔造者,其一期Qatargas 1是第一座加工来自该国海上天然气的液化装置,主要买家最初为日本,现包括欧洲的用户,年产能在2005 年时扩至1000×104t。道达尔作为合伙人,启动了两条产能为780×104t/a的天然气液化生产线。

道达尔还是也门LNG项目财团的成员之一,持股39.62%。最值得一提的是亚马尔LNG项目,道达尔和俄罗斯公司Novetek 于2011年10月签订协议共同开发该项目,项目气源将主要来自亚马尔半岛北极地区天然气,资源量达1.25×1012m3,道达尔持股20%,2013年,道达尔购入Novetek 公司16%的股份,进一步稳固了公司在俄罗斯LNG领域的地位。

非常规天然气:道达尔庞大的LNG项目自然需要天然气产量来支撑,除了常规天然气,道达尔看好非常规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前景,2000年即开始致密气的勘探开发,先后在阿根廷、委内瑞拉、北非和印度尼西亚开发致密气。

2006年还被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选为共同开发苏里格致密气的合作伙伴。现在阿根廷、阿尔及利亚和中国等地拥有致密气区块权益。马哲睿掌印后加大了对页岩气和煤层气的勘探开发力度。其页岩气主要分布在美国、波兰、丹麦和阿根廷等国。

2009年获美国切萨皮克公司巴尼特页岩气资产权益;2010年获丹麦和阿根廷非常规天然气勘探许可证;2011年获阿根廷4个勘探许可证权益,任其中两个许可证的作业者,同年获美国Utica页岩区块25%权益。道达尔的煤层气区块主要位于澳大利亚。煤层气方面,2010年通过加入澳大利亚的Gladstone LNG项目介入该国的煤层气开发。

除了在美国、澳大利亚和阿根廷等地持有非常规天然气资产外,道达尔还积极推进欧洲的页岩气开发,2010年获丹麦两个页岩勘探许可证,2014年1月获英国两个许可证40%的权益。后者虽然投入不大,仅约5000万美元,但对于道达尔首次进军英国非常规领域意义重大。

截至2012年,道达尔的天然气产量约占其油气总产量的47%,接近半壁江山,这为道达尔未来油转气奠定了基础。

稠油与油砂:道达尔在全球最知名、资源丰度也最大的两个国家拥有稠油和油砂资产,稠油资产位于委内瑞拉的奥里诺科重油带,油砂资产则在加拿大。

道达尔在加拿大的油砂资产主要有两处:

一是位于艾伯塔省Fort McMuray郡东南65km 处的Surmont 油砂资产,第一期已于2007年投产,道达尔和康菲各持股50%,康菲为作业者;另一资产也位于该郡,是在其西北60km 处的Joslyn 油砂矿,道达尔持股38.25%,为作业者。

2011年,道达尔又获取了加拿大另两个油砂矿的权益,任其中一个项目的作业者。


2.2长期发展锁定新能源

道达尔除了油气产业链外,也将新能源的研发视为其未来主要发展方向之一,主要致力于光伏发电和生物燃料两方面。

道达尔进入光伏发电领域已有30多年的历史,但其最大的动作应为2011年买入美国公司SunPower66%股份一事,自此,SunPower成为道达尔光伏发电产业战略的核心力量。SunPower在亚洲的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美洲的墨西哥和美国、欧洲的法国等地均有业务。

道达尔成为SunPower控股股东后,光伏发电业务获得了迅猛发展。仅2013年,道达尔就启动了智利最大的太阳能发电项目Salvador光伏发电项目;与另两家公司(Masdar和Abengoa太阳能公司)共同开始运行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阿联酋的 Shams1项目,同时还参与竞标南非太阳能项目。

道达尔还将光伏产业与其现有业务相结合,在其欧洲和非洲的新加油站屋顶全部采用太阳能光伏材料,根据不同的地理位置,每年可发电35~50MW•h。

仅2013年,道达尔就有20座新加油站采用了这种装置。道达尔还与另外6家研究机构成立了法国太阳能光伏研究中心,多年来取得了很多光伏研发成果。该中心2013年10月与法国国家研究院(ANR)签订了一份为期6年的科学成果转化合同,ANR将代表法国政府资助研究中心将其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这将进一步加强道达尔的光伏业务。

道达尔在生物燃料业务上的进展也可圈可点。2010年,道达尔与另外5 个合伙人一起启动了生物燃料项目,旨在通过热化学法取得第二代生物柴油和第二代航空燃料,其目标是2020年实现年生产20×104t 生物柴油和航空燃料。该项目预算达1.127亿欧元。

除此之外,道达尔于2010年入股美国Amyris 公司,研发可生产燃料和化学剂的生物质分子,道达尔持股18.5%,合作成立了研究团队,并已经签订了成立50/50占股的合资企业,将拥有使用该生物质分子生产和营销生物柴油和航空燃油的权利。道达尔在Amyris 公司的权益已经增至20%,2013年双方在巴西的第一家工厂开工建设。


3、2013年经营情况


3.1营业收入总体呈稳定增长态势

Image title

马哲睿接手道达尔后的几年,公司营业收入整体上呈现持续稳定增长态势,2012年营业收入达到2千亿欧元,当年的每股收益达到5.42欧元,但到2013年时却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特别是与2012年相比,营收减少了约105 亿欧元,每股收益也降至4.7欧元,低于2011年水平(上图)。


3.2上游储产量平稳,下游炼油能力缩水

Image title

2009-2013年,道达尔的油气储量、产量变化不明显,2011年储量有所提升,此后没有太大变化,但此期间资产组合得到了部分优化。2013年与2009年相比,来自中东的储量减少了7.55×108bbl油当量,从24.94×108bbl 减至17.39×108bbl,来自非洲的储量也略有减少,但来自独联体国家的储量大增,来自美洲的储量也增加了4×108bbl 油当量,表明公司战略从非洲和中东向中亚和俄罗斯及南美洲的转移(上图)。

Image title

受产能过剩、下游亏损影响,道达尔的炼油能力从2011年起锐减,每日减少约27.3×104bbl,此后逐年缩小,到2013年底,炼油能力减至204.2×104bbl/d ,这其中主要减少的是道达尔在欧洲的炼油能力。目前来看,公司炼油板块经营状况不容乐观,亏损甚巨,2013年原油炼制和石油板块仅在法国的损失就达5 亿欧元(上图)。


3.3推行高风险高回报勘探战略受股东诟病

Image title

道达尔自2012年起,在油气勘探上推行了高风险高回报的经营战略,主要以偏远、高风险潜力区为目标展开勘探,期望获得巨大发现以实现其2015年260×104bbl 油当量/d、2017年300×104bbl油当量/d 的产量目标。

根据道达尔公司年报,2011年勘探投资总额为16.29亿欧元,地点在挪威、英国、安哥拉、巴西、阿塞拜疆、印度尼西亚、文莱、肯尼亚、法属圭亚那和尼日利亚;2012年勘探投资达26.34亿欧元,主要勘探地点美国、英国、挪威、伊拉克、法属圭亚那、安哥拉、尼日利亚、巴西、马亚西亚和刚果共和;2013年勘探投资高达28.09亿欧元,主要勘探地点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挪威、伊拉克、法属圭亚那、安哥拉、肯尼亚、科特迪瓦和毛里塔尼亚。

开发投入方面,2013年的总投入高达160亿欧元,相较2012年的140亿欧元和2011年的100亿欧元,增幅较大(上表)。

由表1可见,道达尔近3年来实现了储量、产量的基本稳定,但其背后是高达4亿美元年增长幅度的勘探支出,因此虽实现了储量、产量的稳定,净利润却出现了下降,2013年,道达尔年利润同比下降19%,至27.2亿欧元(合37亿美元),低于各方预期。

道达尔2013年的资本支出更达到280~290亿美元的新高。为了筹措资金,道达尔出售了不少油气资产,近期完成的有尼日利亚和刚果两国两处资产的转让,总转让金额可达150亿美元,另外计划转让50亿美元的油气资产以资助公司的资本支出。

受近两年油价下行影响,道达尔的股东开始忧虑公司的激进战略是否恰当,并对公司施压,要求降低成本、提高红利。公司2013年三季度的分红为0.59欧元/股,财务负责人对此的解释是还有些资产转让未能落实。

尽管仍未找到梦想中的大发现,马哲睿称2014年仍将坚持激进的勘探战略,但也开始谈及资本支出的“软着陆”,将把公司2015-2017年前的资本支出控制在240~250亿美元之间。据路透社消息,受股东压力,马氏已将2014年底视为执行高风险高回报战略的最后期限,如届时仍未找到大型油气发现,将大幅度缩减勘探开支。

3.4重视大项目

道达尔在中期经营发展规划上,寄望于大项目取得成功。但就目前的发展情况看,情况并不乐观。道达尔在哈萨克斯坦海上的卡沙甘项目,投入500亿美元,因发生多处管道泄漏,拖延多年不能投产,超支以10亿美元计,道达尔在项目中持投17%,至2014年1月,仍无投产迹象。

另一个大项目是2013年12月批准的一项高风险、技术密集型天然气项目——亚马尔LNG项目。如前文所述,该项目位于俄罗斯北极地区,道达尔持股20%,计划实现储量50×108bbl 油当量以上,包括一个LNG厂和165×104t 的年处理能力。据项目作业者Novatek 估计,到2016年LNG投产时还需270亿美元的投入。该项目计划日产9×104bbl 油当量,其中70%已与亚洲和欧洲买家签订了长期购销合同。

还有一个能够支持道达尔2017年产量的项目是巴西桑托斯盆地盐下石油发现Libra油田,道达尔持股20%,计划开发120×108bbl 资源量中的8×108bbl,高峰产量计划达140×104bbl/d。

另一个近期敲定的大项目是加拿大艾伯塔省Fort Hills 油砂,2018 年计划生产18×104bbl/d 的特稠油,生产寿命为50年,道达尔持投39.2%。


4、战略调整方向


道达尔在短短20多年时间里成长为全欧第二大、全球第五大石油公司依靠的不是一时的天时地利,而是执行公司决策层周密果敢的战略决策的结果。从最初的大胆兼并比利时公司菲纳和法国公司埃尔夫,到后期注重中、长期发展战略的结合和技术研发,无一不成就了公司的迅猛发展,也为其将来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后劲。

道达尔重视LNG项目和非常规油气的发展颇具远见。天然气作为更清洁的能源形式,将成为未来数十年中化石能源的主流,而非常规油气的发展对全球而言已是不可逆的潮流之一,道达尔准确地抓住了契机,提前布局,抢先夺得LNG和非常规油气技术和资产的先机,密切关注欧洲乃至全球的LNG和非常规油气发展机遇,将使其在未来继续保持在这两个领域的有利地位。

道达尔在深海油气资产上的布局及在深海油气开发上的技术专长,也将为其获取更多深海储量、产量提供充足动力。

在光伏和生物燃料方面,道达尔更加快步伐,通过入股大型光伏发电公司和生物燃料公司的方式,快速提高其新能源产业在全球的占比是其非常有远见的发展战略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际油价走低,其重资的大项目进展也受到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而出现暂时的困境,导致近一年来道达尔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但其中长期战略的有机结合及其在全球的有利油气资产布局和进一步优化将使其顺利渡过眼下的难关。

近两年来道达尔高风险高回报勘探政策迄今仍未取得大的油气发现,公司决策层已表示如2014年底仍没有大的发现将改变这一政策,这意味着道达尔未来的上游投资战略可能出现微调。

道达尔源自油气资源欠缺的法国,开拓海外资源市场是其最主要的目标之一。除了殖民时期打下的基础外,道达尔善于与东道主国家和本地石油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是其海外成功的重要原因。对油气资源相对并不丰富的中国而言,道达尔开辟海外市场的许多做法都有学习的必要。来源:能源情报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