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焦点新闻>烟台上市油服公司高管性侵案追踪:受害者多次报案未果

烟台上市油服公司高管性侵案追踪:受害者多次报案未果

2020-04-11 来源:今日头条责任编辑:小麦资讯 浏览数:926 石油机械网

核心提示:一面是平素里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鲍x明,在中兴通讯等国内知名企业的办公现场,其挥斥方遒、侃侃而谈、决策着公司的重大事项,并阔论要“带着外企的法务思维融入民企”,而另一面,脱下西装回到家中露出满身肥膘的他,则成为了花季少女的人生梦魇。

震惊国内资本圈的“上市公司高管性侵养女案”还在继续发酵。

4月9日晚间,涉案高管鲍x明所任职的其中一家企业——烟台杰瑞集团率先发布声明称已于当日下午与涉案者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这也成为在该案件曝光以来首先表明态度与之切割的企业。在该事件曝光之前,鲍x明在这家于专注于油气、电力和环保领域的国际化公司中官至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同样被卷入风波的还有另一家知名上市企业——中兴通讯,在4月9日,中兴通讯则在通过媒体依然以“其个人问题”、“不便评论”搪塞之,并仅表示公司正在联系其本人予以核实。除了在杰瑞集团担任高管之外,鲍x明的另一个头衔便是中兴通讯独立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鲍x明成功以独董的身份跻身中兴通讯董事会,在2019年3月任期满后又获得续任。

“鲍x明进入中兴通讯董事会与当年中兴通讯和美国有关部分的禁令风波有关。此前,因鲍持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且在美国从事了近十年的法律工作,并为一些跨国企业担任过法律顾问,故也与中兴通讯在对美的一些贸易事件上有过合作。”一位接近于中兴通讯的知情人士透露。

与杰瑞集团在4月9日当日的迅速切割不同,虽然诸多公开信息已经显示有关“性侵”案件已经被立案多日,且目前鲍x明已经早在多日前便处于“取保候审”状态,但作为中兴通讯的董事会中的重要一员,截止到4月10日凌晨,中兴通讯方并未就此事发布任何公告和正式声明。

据知名时政杂志《南风窗》报道称,自2015年底,在鲍x明首次性侵时年刚满14岁的养女李星星(化名)之后,四年来,李星星曾多次向公安机关报案强奸但皆未果,期间李星星更是因被鲍x明精神和肉体控制痛不欲生而数次自杀,直到2019年10月,在山东一位李姓律师的帮助下,辗转多个部门向当地检察院信访部门提交证据后才终于获得了立案侦查,但半年过去了,该案件却如石投深潭没有了下文。

4月9日晚间更晚之时,一段南京警方与烟台警方就该性侵事件的对话录音在网上曝光。

当南京警方问询称“这个案子是在进行当中,还是已经结案了?”,烟台警方竟然给出的答复是:“有的案子是没法结的,事实查不清,没法结”,而南京警方则当既怒怼:“这个案子有被害人、嫌疑人,怎么叫事实查不清呢?事实查不清,你们应该有结案告知书!”

1)衣冠禽兽?中兴独董性侵养女细节曝光

 

如果没有李星星的报案,外人是很难想象鲍x明还有如此龌龊阴暗的一面。翻开鲍的简历,俨然一副高知学霸总裁的精英成功人士人设。

 

在中兴通讯的高管简介中,对鲍x明这样写道:男,1972年出生。鲍先生於1994年毕业於天津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1999年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1年於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鲍先生自1996年起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京津地区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驻美国纽约和加州工作近十年,曾任美国思科、美国新闻集团、香港南华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现任烟台傑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合称“傑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鲍先生为教育部认证海外高层次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等教研经历。鲍先生在中美法律与合规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也有广泛的管理与技术背景。

在2018年10月,也就是鲍x明刚刚当选中兴通讯独董后不久,法制日报旗下《法人》杂志曾对其进行专访,称鲍x明被身边人公认其“没有架子”,并表示身高接近一米九、高大魁梧的鲍x明,性格中天生有种“无惧无畏”的闯劲。

正如上述接近于中兴通讯的知情人所言,鲍x明之所以成功进入中兴通讯董事会则是源于2018年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以下简称“BIS”)之间的禁令风波。

在美国当地时间2018年4月16日,美国突然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出口管制的措施,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7年,发布该禁令在原因是美国商务部官员认定中兴通讯在2016年和2017年做了多次虚假陈述。

2018年6月8日,在相关禁令风波持续一个多月后,中兴通讯与BIS终于达成和解协议,该协议的代价除了中兴通讯支付合计14亿美元的民事罚款外,还要求在30天内更换全部董事会高管等。

2018年6月28日,虽然当届董事会尚在任期,但为了满足上述和解协议,时任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总裁赵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辞去董事、高管职务,同时,中兴通讯也在一日之内通过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八人董事会,而鲍x明也正是这八人之一,其借助此前在对美事务上与中兴通讯形成的良好合作关系而成功入选独立董事。

据中兴通信有关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鲍x明在中兴通讯中获得的薪资为12.5万元,2019年则为25万元。

按照性侵案受害人李星星的自述,在进入中兴通讯之前,鲍x明已经性侵并控制未成年少女已长达近三年。

一面是平素里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鲍x明,在中兴通讯等国内知名企业的办公现场,其挥斥方遒、侃侃而谈、决策着公司的重大事项,并阔论要“带着外企的法务思维融入民企”,而另一面,脱下西装回到家中露出满身肥膘的他,则成为了花季少女的人生梦魇——刚满14岁的李星星,还没有发育,个子也瘦小,而鲍x明会突然掀开她的衣服,嗲着声音,叫李星星“妈妈”,说自己是“宝宝”。

 

 

在被鲍x明多次性侵后,李星星回忆道,当她坐在家里看动画片的时候,鲍x明问她,“你是不是喜欢喜羊羊,想和喜羊羊做‘那种事’”;她去动物园,看到可爱的动物很开心,鲍某明悄悄凑过来,说,“人和动物也能做”;李星星回老家和妈妈待一段时间,鲍毓明也告诉她:“你妈妈和你也能做”。

据《南风窗》报道称,2015年4月份,李星星的母亲和鲍x明两人通过网友介绍,相互认识了。鲍x明先是说,一直都想有个孩子,过不久,他又说希望和李星星母女“组成家庭”。

在经过半年的时间相处后,鲍x明以律师、名校毕业生的身份彻底取得了李星星母女的信任,而李星星母亲也认为鲍x明“可靠”,“确实像个爸爸”,把女儿交给他教育比自己带在身边强。

2015年11月,时年43岁的鲍x明便带着刚满14岁的李星星到北京上学。而就在李星星跟随鲍x明到北京的一个月后的2015年12月31日晚间,在鲍x明的老家天津,李星星被鲍毓明第一次性侵。

2016年初,因“下体一直疼痛”,不谙世事的李星星在通过百度查询原因时,在网上遇到一位“医生奶奶”,在听完其描述后告知其被“强暴”了,该“医生奶奶”建议并指导其报警。

这是李星星第一次就鲍x明性侵向警方报案。

据李星星回忆,但是警察也到家里搜了东西,却几乎什么都没搜到,而鲍x明从家里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再次回家时,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让李星星至今也不清楚鲍毓明是不是曾因为她的报案而被警察带走了。

第一次报案也就这样无疾而终。

2016年4月,鲍x明因获得了杰瑞集团的新工作出任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而从北京搬家到了山东烟台,李星星也被其从北京带到了烟台。

来到烟台后,鲍x明对李星星在生理和心理上的摧残更是变本加厉。

2019年4月8日,李星星选择了自杀,在被人救下后,送警。当时依然未满18岁的她在烟台市芝罘区某派出所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这是李星星的第二次就鲍x明性侵事件报警。

有意思的是,也正是在此时,在中兴通讯独董任期届满之后,鲍x明又再一次获得续聘,继续身居这家全球知名的通讯公司要职。而除了将在2019年3月30日底至2022年3月29日继续担任独董外,2019年4月初,中兴通讯还发布公告称,选举鲍x明等人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第八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第八届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第八届董事会出口合规委员会委员,而鲍毓明还被任命为出口合规委员会召集人。鲍毓明在中兴通讯担任独董则是由中兴通讯大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提名。

与首次报案类似,三年后的第二次报案让李星星等来的依旧却是一份《撤案决定书》

据李星星回忆,当时鲍x明作为“犯罪嫌疑人”,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到烟台市芝罘区某派出所派出所进行笔录,但随后便被放回家。

在二次报案依然无果后,未满18岁的李星星更被查出患有重度抑郁症、重度创伤后应激(PTSD)、重度焦虑症,而且阴道损伤发炎。期间更多次自杀。

2019年8月份的时候,李星星母女找到了山东泰泉律师事务所的一位李律师。李律师听了李星星的讲述之后,跟烟台市芝罘区办案的派出所进行了联系沟通,确认基本属实的情况下,决定去代理这个案件。

同年9月6日,李律师和同事一起去到烟台,先后辗转多个部门,向检察院信访部门提交了部分证据,和一份《立案申请书》。

终于,10月9日,在检察院的监督之下,李星星的案子终于得以再一次立案。

2)警方办案录音曝光

虽然案件终于得以立案侦查,但接下来李星星母女面对的却是毫无结果的漫长等待。

李星星称,从立案到现在,已经6个月过去了,除了在2019年10月份做过的一个笔录外,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新的回音。

李星星也向警方提交了手头上所有的证据:另一袋带有血迹、精液的卫生纸、卫生巾,还有录音、照片、聊天记录。

从2020年新年之后,李星星本人、律师多次联系办案刑警臧警官,但他的电话始终无法拨通。

2020年2月29日,李星星就此案到其住所地南京寻求南京警方帮助,当日,一段南京雨花台公安分局警方与烟台警方的通话录音也在4月9日晚间公布。

在电话中,烟台警方要求受害人“别老是强暴强暴的”,“你要是强暴的事情没弄明白,你可以找办案民警继续问他”,受害者表示“办案民警不接我电话”,对方则表示“那我不清楚”。

随后南京警方表明身份询问到办案民警为何打电话不接时,烟台警方先表示此人不在单位,随后面对南京警方“不在单位就不处理”的责问,烟台警方表示:“她这个事情已经给她处理完了,兄弟”。

但南京警方再次询问“怎么处理的呢?处理完人家有知情权”,烟台警方先称“已经给她告知书了”,随后又称“印象中这个案子没有结果”、“事实查不清,没法结”,南京警方立即怒怼:“这个案子有被害人、嫌疑人,怎么叫事实查不清呢?事实查不清,你们应该有结案告知书!”

不过,对于与李星星的关系,鲍x明却有另一套说辞,在4月9日,有媒体采访鲍毓明时问及其是否与受害人发生关系时,其并未否认,仅称自己不会触犯法律底线,并称“事情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事情说起来话长,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

打赏
分享到:
0相关评论
阅读上文 >> 江苏海来告诉你:石油振动筛筛网与普通筛网有何区别?
阅读下文 >> 国家管网大动作!接收中国海油油气基础设施项目管理权!

大家喜欢看的

  • 品牌
  • 资讯
  • 展会
  • 视频
  • 图片
  • 供应
  • 求购
  • 商城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s://www.oilmc.com/news/show-4432.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石油机械网

推荐新闻

更多

行业专题

更多行业专题

微信“扫一扫”
即可分享此文章

友情链接

© 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有信息均为会员发布,文责自负;虽已初步审核仍请自行注意识别验证其有效。
联系我们:+86-23-64662181 & Oilmc@vip.qq.com | ICP备案号:渝ICP备18014278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1802010197号